用户名密码
2019年06月26日 星期三
搜索
投资者教育
善战者,无智名,无勇功丨孙子兵法与投资之道
来源:重阳投资



善战者,无智名,无勇功丨孙子兵法与投资之道



  在这个系列的第一篇文章《赢了再打》中,曾经举过李广和程不识的案例。两人同朝为将,为当世双雄,却命运殊途。李广一生败多胜少,最终自刎而亡,却以“飞将军”的美名彪炳千古,程不识少有败绩,号称“不败将军”,身后却湮灭无闻。


  什么原因造就了这样的悖论?深究起源,在于两人的战争观不同。李广是个充满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将军,平时不注重队伍的训练,仗着无敌的才气,敢于孤军深入敌营,以身犯险。程不识恰恰相反,治军极为严谨,平时操练不懈,出战时人不解甲、马不卸鞍,稳打稳扎,不打没把握的仗。


  观念决定行为,行为决定命运。程不识可能真正看懂了《孙子兵法》,他的战术是“先胜后战”和“胜于易胜”,李广经常做的却是“以弱胜强”,“先战而后求胜”。


  观念的背后是心性。选择“先胜后战”,意味着过程就没那么精彩了,相反却是日复一日枯燥的训练以及耐心的等待,前者是确保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后者是等待敌人先犯错误。而贯穿整个过程的是“寂寞”,不仅身前寂寞,恐怕连身后也要寂寞。令人赞叹的是,孙子竟连这点也早早地给点透了,他说:“善战者,无智名,无勇功。”《孙子兵法》之伟大恐怕正在于此,它不仅仅是一部兵书,更是一部讲人性哲学的书,读起来与《道德经》、《论语》毫无违和之感。


  “真正的战略,真正的胜战,看上去往往平淡无奇,是没有故事的。”《华彬讲透孙子兵法》一书作者华彬先生形容的正是程不识这样的战法。而孙子本人也是知行合一的,孙子与伍子胥同朝为将,伍子胥留下很多精彩的故事,而孙子的经历却很模糊。


2

  

  股票市场里充满了李广式的神话与悲剧,牛市里人人都是股神,到处是一夜暴富欣欣向荣,可是熊市一来,转眼又纷纷沦为破产清算的四面楚歌。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有“飞将军”那般的旷世才华,殊不知连“飞将军”都无法逃脱冲动的惩罚。人性总是过于乐观的缺陷加剧了投机心理,这在股票市场里体现的淋漓尽致。

  

  “所有投机者都有一个主要的通病:急于求成,总想在很短的时间内发财致富。他们不是花费两到三年来使自己的资本增值500%,而是企图在两到三个月内作到这一点。偶尔,他们会成功。然而,此类大胆的交易者最终没有保住胜利果实。为什么?因为这些钱来得不稳妥,来得快去得也快,只在他们那里过手了片刻。更大的问题是,这样的结果使投机者丧失了平衡感。”这是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股票作手杰西·李佛摩尔的名言。

  李佛摩尔毫无疑问是华尔街历史上最传奇的股票作手,他14岁时以五美元购买伯灵顿股票入市,获得分红3.12美元。1907年,因放空美股,大赚三百万美元,并引发美股大崩盘。当时,金融巨子J.P.摩根派人央求他不要再放空,他感觉自己“那一刻就像国王”。1919年,威尔逊总统邀请他入白宫,请他平仓棉花期货以救国急。


  1929年,美股大崩盘时,他倾所有资金放空股票,大赚一亿美元。连美国政府也拜托他,不要再放空股市。


  李佛摩尔以其精湛的投机手法赢得了“华尔街巨熊”、“华尔街投机之王”等等称号,拥甭无数。然而纵是拥有天才般的才华,李佛摩尔仍时常失手,一生经历八次破产,八次再起。1940年11月,李佛摩尔在纽约第5大道和中央公园路拐角的榭丽尼圣酒店的更衣室里开枪自杀身亡。他在临终遗言中写道:“我的一生是个失败者”。其命运的跌宕起伏与悲剧收场,令人不禁惋惜。有人将其名字译为“李佛魔”,倒是与其生命的色彩十分贴切。


  看李佛摩尔的自传体《股票作手回忆录》,可谓精彩纷呈,充满人生起伏的戏剧性,可读性极强。客观地说,李佛摩尔并非莽夫,相反他拥有过人的交易敏感性,并形成了独特的交易思想和交易体系,因此才奠定了他巨大的成功。但是检视其失败的教训,他也掉进过盲从消息、耐心不足、过度自信等陷阱。李佛摩尔个人生活奢靡,对待感情比较放纵。而恰恰是感情生活,最终成了击溃李佛摩尔的最后一根稻草。其妻子温德特嗜酒且花名在外,让他不止一次抑郁症发作。离婚后,温德特又在一场酒醉争吵中枪击其长子,造成对方残废。感情生活的失败自然会影响到其交易,1929年美股大崩盘后,他再度进入市场,引发巨大亏损。


  李佛摩尔非常善于反思,他早年就总结过自己投资失败的原因:第一、我没有耐心等待时机的到来,缺乏等待(关键点)的意志力。第二、我没有遵循良好投机程序导致判断失误。


  投机程序与生活程序紧密相连,综合考量李佛摩尔的一生,他显然并没有恪守一个投资家应当遵守的规则,甚至他自己设定的规则也时常被打破,因此他虽然了悟了交易的本质,却未能避免他自己说的“丧失了平衡感”,从而由巨大的成功走向巨大的失败。


3


  相比《股票作手回忆录》,巴菲特的传记《滚雪球》从故事性而言要枯燥乏味的多,因为在巴菲特长达60多年的投资履历中实在缺乏戏剧性的反转,甚至失败的投资案例也很少。他的事业与他的财富一样,是一副持续不断上扬的K线图,少有波动。


  巴菲特年轻的时候就从格雷厄姆那里接受了价值投资的方法,此后虽在芒格等人影响下有所进化,但从未偏离主旨。《滚雪球》一书最主要的部分便是还原巴菲特如何运用这套投资方法去耐心地寻找优质企业,衡量其价值。在投资中,巴菲特从不盲动,不打无准备的仗,是典型的“先胜后战”。而在生活方面,巴菲特的一生更是平淡如水,甚至可以说缺乏情趣,以至爱妻苏珊离他而去。巴菲特为此深感痛苦,这是全书里少见的巴菲特的情绪波动,另一次是他父亲去世。更难能可贵的是,在苏珊离去后,巴菲特仍然与其保持着家人一般的关系。感情的变故也并没有冲击到巴菲特的投资。理性、理性再理性,可谓是巴菲特一生的写照。


  巴菲特如今誉满全球,但他的成名并不算早。《滚雪球》里有记载,1976年的时候,美国一些大人物甚至还没听说过巴菲特,有一次还被一位大人物尴尬地拒绝见面,当时他已经46岁。1985年,巴菲特55岁,才上了《福布斯》400位世界富豪榜。相比而言,当摩根请求李佛摩尔放过股市的时候,李佛摩尔才30岁!


  有数据显示巴菲特99%的财富是在他53岁以后获得的。这就是价值投资的特点,它更喜欢与时间为伍,只有经过较长的时段方能显示出复利的魅力,一如滚雪球。所以,价值投资需要更耐心的等待,需要守得住寂寞。

  

图片来源:“老余看股市”


  所以,“善战者,无智名,无勇功”是劝人莫求一时之名,图一时之利,而要目光放远。“风物长宜放眼量”,把一个人或一部著作放到历史的长河中去考察,谁该获得一时之名,谁该获得万世之名,谁该获得智名,谁该获得不智之名,时间终将作出公平的裁判。


作者:密斯特舒


2018年12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