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码
2019年06月26日 星期三
搜索
重阳投资联席首席投资官陈心:对公司的理解必须超越普遍认知
来源:重阳投资



重阳投资联席首席投资官陈心:对公司的理解必须超越普遍认知


  在重阳投资办公室里,我们采访到了合伙人陈心。


  在您的职业生涯中,哪些关键节点对投资的风格有明显影响?


  陈心:我从美国念完书,先来香港做了卖方分析师,当时与裘国根先生有交流,互相认同投资理念,于是在2009年他创办重阳投资时,就一起过来了。


  坦率地说,虽然香港也注重公司长期价值,但对于卖方来说,你研究的公司这家机构不喜欢,可能别家喜欢,总会有市场。买方不一样,你必须真的相信这家公司有投资价值。


  我们之前也采访过兴全基金、尚雅投资,似乎大家对价值投资的理解都不一样,那么重阳的理解是什么?


  陈心:客观的讲,价值投资的准确理解一定是对未来现金流的折现。我们过去也一直是这么做的,我们相信均值回归,一个公司也许现在经营压力较大,但只要你相信它有未来,拉长周期,它就会均值回归,只要股价低于未来现金流的折现,我们就认为它有价值。


  国内的很多人包括卖方,他们的思维是追逐中短期盈利增长的趋势投资,增长越快,估值越高,但企业不可能永远保持40%-50%的高速增长,也许2-3年就进入瓶颈期,这时候要仔细研究企业的管理层与竞争优势,也许新产品推出,或者进入新市场,它又会迎来一轮增长,你应该给予它充分的时间,而市场大部分人则喜欢追逐短期增长,然后给高估值。


  如果用一句话描述您的投资理念或者风格,它会是什么?


  陈心:我和我们团队,以及整个重阳都是一致的投资理念:基于深度价值研究的逆向投资。所谓深度价值研究,是指重阳对公司的理解必须超越普遍认知;所谓逆向投资,是指公司不受市场待见时,它估值低,且能买到足够的量。市场很热门的东西,我们都敬而远之,感兴趣归感兴趣,研究研究,但真的不是特别敢追,当大家都不喜欢的时候,价格也很便宜,风险也低,我们才会入场,这基本上就是重阳投资的风格。这样的风格决定了业绩的表现形式,市场疯的时候我们的业绩还不错,市场差的时候我们的回撤不会太多。


  重阳对判断竞争优势和管理层是否有量化的标准?


  陈心:有!但它是事后验证的。比如周期不好的时候,这家公司的ROE或ROA更高,它比行业平均拥有更强的盈利能力,那我们才能说,这公司也许具备了竞争优势或者定价权。


  管理层的评估没有客观标准,如果一个公司身处红海还活得不错,那肯定是管理层有作为;如果一个公司基础条件不错,但是老团队不思进取,一旦换了新团队,我们会第一时间跟进评估。


  重阳如何判断一个公司进入拐点成长期?


  陈心:初创期的行业有自然增长,只要管理层别太差,大部分公司都会水涨船高,不管它是否上市了。但我们更喜欢在行业洗牌时,去走访那些能穿越周期的公司,与管理层交流,去了解它的经营策略,这会建立我们长期持股的信仰。


  您认为重阳的投资决策流程与其他机构有什么不同?


  陈心:在重阳,投资决策有一套规范的程序。研究员要形成投资建议书,要做财务模型,放在投决会上讨论,如果发现有重大疑问,研究员要带着疑问,重新编制报告。所以深度的价值研究,就是要花苦功夫。讨论过会的股票,会进入核心股票池,这个阶段基金经理才可以买,而研究员也需要进行持续跟踪。


  流程虽然繁琐,但可以规避很多风险。坦率的说,很多股票,买的时候不觉得能涨得这么好,我们看不了那么远,但在日后的跟踪过程中,它的产品不断改进,市场份额不断扩展,这个时候才发现,哇!它原来是一支大牛股。


  重阳对哪些行业的研究最深入?


  陈心: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能力圈,重阳的很多研究员都经历过几轮周期,所以对金融、地产、家电等行业的理解比较深入。我们也在不断的学习,希望扩展能力圈,特别是对于互联网等新兴行业。


  您提到的金融板块,当下的压力比较大,重阳对这一板块的投资价值怎么判断?


  陈心:过去半年市场对金融体系的担忧,已经都反映到股价里了,比如券商的PB已经很低了。至于表外资产质量以及信贷放缓的问题,经过这两年的供给侧改革与金融监管,系统性风险其实已经降低了,股价在低位,虽然中短期涨不动,但也很难再大跌。


  那么长期来讲,重阳还看好哪些行业?


  陈心:未来三到五年,我们看好高端制造业。高端制造业需要精挑细选,公司要足够先进,真的有自主研发的技术,而不是核心零部件进口、出口成品,赚一个组装的钱。另外还看好服务业和一些消费品,理由是整体的经济增速放缓,但这些行业仍然有稳定增长,如果你愿意放下超高投资回报的预期,它们依然是不错的选择。


  重阳在投资时,会考虑择时吗?


  陈心:要说完全不考虑,其实每个人都希望买进就涨的,但我们会更多的考虑这个公司到底好不好?它值多少钱?现价是否足够便宜?好公司给你便宜的机会买进,这是可遇不可求的,它需要运气。更多的时候,好公司能以合理价格买进去就不错了。


  什么情况下会考虑卖出?


  陈心:三种情况吧,要么是股价涨到位了,要么是我们看错了,要么发现了更好的投资标的。


  现在各种新科技层出不穷,您认为下一轮产业风口会在哪里?


  陈心:技术创新要传导到最终的经济增长,需要一段时间,就买股票的角度而言,还是要自下而上做研究。比如苹果产业链,变化太快了,就很难把握。还有很多互联网公司,没有盈利就上市,估值很大、市值也很大,但具体怎么回报二级市场的股东?五年后是不是还能继续存活?这个我们算不清楚,我们的能力圈更多还是覆盖A股和港股两地市场的传统行业。


  您怎么看私募基金行业的现状?


  陈心:现在有不少同行的规模做大了,转型做公募,重阳目前还没有这个打算,先集中精力做好现有业务。前几天,中国基金业协会公布了一组数据,现在中国有2万家私募基金,产能依然过剩,美国发展到现在,也只有两千多家,所以我认为目前私募基金行业进入了一个休整期。


  在今年的行情下,重阳是否遇到过“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


  陈心:因为重阳不主张在市场高点发新产品,比如2015年上半年市场过热,在这种时期我们不建议客户进行申购,因为这不是买股票的时机。


  相反在2014年,市场惨淡的时候,其实很多股票,只需要有耐心,拿一两年肯定会赚钱的。所以在市场低迷期,发行产品的难度虽然比较大,但客户更容易留下来,因为他认同我们的理念,同时我们也能为他赚到钱,在市场再度下跌的时候,我们的回撤小,客户就会对我们更加信任。


  您个人有最喜欢或者最信服的一位投资大师吗?


  陈心:我骨子里相信芒格的观点,他认为做投资,需要你平时就不断地积累、不断地学习,在你的人生中,总会遇到几次值得出重手的机会,只要抓住其中一两个就可以了。


2019年1月7日